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正文

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又黄又色的动态图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7-05-15

推荐相关文章:

讨论“防风险”之前,先来看看巨丰财经-中国最值得信赖的投资理财顾问品牌,提供股票、行情、股市直播、牛股、股民学院、涨停板、主力 、资金流向、智能投顾、财经数据等栏目及产品。

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调 要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

2017-05-14 10:27

导读新华社北京5月14日电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调,我们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

  新华社北京5月14日电 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时强调,我们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建议意见反馈 yuxm@jfinfo.com

讨论“防风险”之前,先来看看中国是如何应对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最赚钱的行业

  继4月25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之后,同一天,中央政治局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了第四十次集体学习。

  这是十八大之后,中央政治局首次以“金融安全”为主题进行集体学习。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集体会议上,习近平强调,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

  说到金融安全,就绕不过最近20年间发生的两次大型金融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我们曾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亚洲金融危机,但当时的危机背景却值得当下的中国警惕——比如美国开启加息周期,快速的信贷增长,企业借短贷长、期限错配……而后来的全球金融危机甚至直到现在也余波未平,很难说有哪个国家已经从这次危机中走了出来,这当中自然也包括中国。

  因此,此时回顾并梳理两次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冲击以及中国的应对措施,对于我们当前防范系统性风险来说很有必要。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魏加宁和助理研究员杨光普在合著的工作论文中提出观点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之所以没有造成我国的金融动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国政府当时采取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积极调整结构,全力启动经济的方法,成功摆脱了通货紧缩,并使经济再次迎来了高速发展。

  而反观2008年以来我国应对金融危机的政策,作者认为,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过分注重需求侧刺激,而忽视了供给侧结构改革,其结果是刺激政策效果的减弱,产能过剩,以及经济结构的僵化。

  下文节选自魏加宁和杨光普所著的CF40工作论文《两次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冲击及中国的应对》。该论文系CF40内部课题的部分成果,点击文末“”可查看全文。

  中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的应对措施及其效果

#p#分页标题#e#

  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第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于1997年11月召开,会议提出了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整顿金融秩序,防范金融风险的任务、原则和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1998年初,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并转发了《关于应对东南亚金融危机,保持国民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意见》。随后,中国采取了既有刺激又有改革的一系列危机应对措施,下图分别从需求侧和供给侧对这一系列应对措施进行梳理。

  亚洲金融危机应对措施示意图

讨论“防风险”之前,先来看看中国是如何应对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

  (一)需求侧刺激与改革措施

  1.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基础设施投入

#p#分页标题#e#

  在1998年初,当1~4月宏观经济数据得出之后,社会各界关于宏观经济形势的认识已经趋于统一,于是决策层下定了决心要增加投资、扩大内需,在货币政策效应不理想的情况下,考虑更多运用财政政策实施扩张。当年6月中旬,时任财政部部长项怀诚在《人民日报》、《中国财经报》发表关于宏观经济调控与启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文章,指出中国应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适时适度地扩大财政举债规模和财政支出,增加投资,刺激消费,扩大出口,并通过推进改革克服制约有效需求的体制和政策因素,促进国民经济增长。而在大规模的政府投资中,大量资金被用于修建公路和高速公路,这也为中国此后汽车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1)发行长期国债,扩大基础设施建设

  1998年国务院决定增发1000亿长期国债,并纳入1998年和1999年的国家预算,所筹资金用作国家预算内的基础设施专项投资,具体如下表所示。

  1998年的1000亿新增国债投向

#p#分页标题#e#

1999年,在原先500亿元长期国债发行基础上,再次发行600亿长期国债,比例上中央和地方各占一半,即相应扩大中央财政赤字300亿元。新增国债资金主要用于在建的基础设施、一些重点行业的技术改造、重大项目装备国产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环保与生态建设以及科教基础设施等方面。

  1999年,在原先500亿元长期国债发行基础上,再次发行600亿长期国债,比例上中央和地方各占一半,即相应扩大中央财政赤字300亿元。新增国债资金主要用于在建的基础设施、一些重点行业的技术改造、重大项目装备国产化和高新技术产业化、环保与生态建设以及科教基础设施等方面。

  2000年,在年初决定的1000亿长期国债发行规模的基础上,增发500亿元长期国债。主要用于:(1)水利和生态项目建设;(2)教育设施建设;(3)交通基础设施建设;(4)重大科技项目;(5)城市环保项目建设。

  2001年,继续发行基础设施建设国债,规模为1000亿元,主要弥补在建项目后续资金和工程收尾。同时发行为支持西部开发的特别国债,规模为500亿元,主要支持青藏铁路等重点工程的上马。

  伴随着国债规模的持续扩大,我国中央财政赤字呈现出逐年上升的态势,如下表所示。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我国的国债与赤字规模

#p#分页标题#e#

  根据贾康(2008)的统计,1998~2004年间,长期建设国债共发行9100亿元,截至2004年年末,七年累计实际安排国债项目资金8643亿元。具体投向是:农林水利和生态建设2596亿元,所占比重30%;交通通信基础设施建设1711亿元,所占比重为19.8%;城市基础设施建设1317亿元,所占比重为5%;中央直属储备粮库建设352亿元,所占比重为4.1%;环境保护投资312亿元,所占比重为3.6%;公检法司设施建设180亿元,所占比重为2.1%。

讨论“防风险”之前,先来看看中国是如何应对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

  (2)调整税率,提振三驾马车 #p#分页标题#e#

  1999年年初和7月先后两次提高了纺织品、煤炭、水泥、钢材和部分机电产品的出口退税率,使出口商品的综合退税率达到了15%以上。同时,对香皂以外的其他护肤护发品消费税税率统一由17%下降为8%,对环保型汽车减按规定税率70%征收消费税。

  为了刺激居民消费,调节个人收入差距,从1999年11月1日起对储蓄存款利息恢复征收个人所得税,分流居民储蓄,引导居民消费。

  1999年下半年,针对投资需求不足问题,对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实施了减半征收的政策。此外,从1999年8月1日起对涉及房地产的营业税、契税、土地增值税给予一定的减免。

  (3)注资国有商业银行,化解金融风险

  1998年8月,财政部向商业银行定向发行2700亿元特别国债,补充4大国有银行资本金;将13939亿元银行不良资产剥离给新成立的4家资产管理公司。相继颁布了《防范和处置金融机构支付风险暂行办法》等7项规定,关闭了一些有问题的金融机构,并于1999年开始,对信托投资公司进行第5次清理整顿,近6000亿元不良资产被核销。

  (4)积极财政政策效果显著,为汽车工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p#分页标题#e#

  回顾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积极财政政策的效果可以看出,积极的财政政策在危机期间有着非常显著的作用。从对GDP的拉动效果来看,据有关部门测算,积极财政政策对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发挥了明显的促进作用,对于GDP增幅的贡献率,1998年为1.5个百分点,1999年为2个百分点,2000年为1.7个百分点,2001年为1.8个百分点。2002-2004年,也在1.5~2个百分点的水平。此外,也有学者测算,1998~2002年国债投资对当年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9.2%、28.2%、21.3%、24.7%、25%,已经成为投资、消费、外贸之外的“第四驾马车”。从投资的实际效果来看,在1998年之后中国普通公路里程和高速公路里程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在普通公路方面,由于受到公路建设周期的影响,2000年中国普通公路里程达到了167.98万公里,比1998时增加了40.13万公里;同样受到前期投资的影响,2005年时中国普通公路里程已达334.52万公里,是1998年公里里程的2.6倍。在高速公路方面,1998年之后高速公路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1998年时中国高速公路里程仅有8700公里左右,随着政府投资的不断增加,至2003年时中国高速公路里程已达2.97万公里,是1998年里程数的3.4倍。

  中国公路里程和高速公路里程(1990-2008)

#p#分页标题#e#

讨论“防风险”之前,先来看看中国是如何应对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

  中国公路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为汽车工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998年时中国民用汽车保有量为1319.3万辆,平均约每100个人拥有一辆汽车,其中私人汽车保有量为423.65万辆,平均约每300个人拥有一辆私人汽车,这一指标在美国同期平均为1.3,而日本平均为2.4,可见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水平差距是巨大的。然而,随着我国公路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和一级公路的大规模展开,人们对汽车的需求量大幅度增加。经过10年的发展,截至2008年底,中国民用汽车保有量为5099.61万辆,平均每26个人拥有一辆汽车,而私人汽车保有量为3501.39万辆,平均每38个人拥有一辆私人汽车,已远远超过。

  中国民用汽车拥有量和汽车产量(1990~2008)

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巨大。据工信部统计,2010年,我国汽车产业实现工业总产值4.34万亿元,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6.13%。直接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超过4000万人,占全国城镇就业人数的12%以上,汽车行业税9500亿元,占全国税收的13%。汽车工业除直接拉动经济增长外,还推动了如钢材、橡胶、塑料、仪表仪器等行业的增长。

  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巨大。据工信部统计,2010年,我国汽车产业实现工业总产值4.34万亿元,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6.13%。直接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超过4000万人,占全国城镇就业人数的12%以上,汽车行业税9500亿元,占全国税收的13%。汽车工业除直接拉动经济增长外,还推动了如钢材、橡胶、塑料、仪表仪器等行业的增长。

  2.采取名为“稳健”实为“宽松”的货币政策

#p#分页标题#e#

  由于前期信贷扩张的过度,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国商业银行聚集了大量的风险,因此商业银行出现了“惜贷”等现象,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出现明显下降。为此,中国人民银行果断采取了一系列宽松的货币政策,包括大幅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多次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再贷款利率、贴现及再贴现利率,这些政策措施对减缓经济下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1)降低存贷款利率

#p#分页标题#e#

  为应对亚洲金融危机,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连续下调各项基准利率。在1997年至2002年间,人民银行四次下调活期存款基准利率,其中在1998年12月一次性下调活期存款利率0.45个百分点。针对定期存款,人民银行更是六次下调定期存款利率,从1996年开始实行的7.47%下调至2002年的1.98%,如下图所示。

  人民币存款基准利率走势图(1997~2002)

同时,央行也大幅度下调各项贷款基准利率。在1997年至2002年间,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了六次,从10.08%下调至2002年的5.31%,3-5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了五次,从11.7%下调至6.03%。

  同时,央行也大幅度下调各项贷款基准利率。在1997年至2002年间,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了六次,从10.08%下调至2002年的5.31%,3-5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了五次,从11.7%下调至6.03%。

  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走势图(1997~2002)

讨论“防风险”之前,先来看看中国是如何应对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

  (2)降低存款准备金

  在央行频繁调整各项存贷款基准利率之外,央行也采取了大幅度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

  在1998年3月,央行打破了维持10年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13%,一次性下调5个百分点,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至8%,此后在1999年再次下调2个百分点至6%。

  (3)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加强外汇流动管理

#p#分页标题#e#

  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周边多数国家汇率均大幅度贬值,人民币受到极大的贬值压力,一旦人民币加入贬值的行列,极有可能引发竞争性贬值潮。为了维护区域金融稳定,提振投资者信心,中国政府对外承诺,保证人民币不贬值。

不仅如此,中国还加强了对境外外汇借款的控制及对结售汇的管理,并加大对套汇的处罚力度。与此同时,中国决定暂不实行人民币自由兑换,对外资涉足房地产和证券业从严限制,并推迟开放羽翼未丰的股票市场。

  不仅如此,中国还加强了对境外外汇借款的控制及对结售汇的管理,并加大对套汇的处罚力度。与此同时,中国决定暂不实行人民币自由兑换,对外资涉足房地产和证券业从严限制,并推迟开放羽翼未丰的股票市场。

  (4)货币政策效果明显,为改革创造了宽松的货币环境

#p#分页标题#e#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国人民银行果断采取的一系列宽松的货币政策,对减缓经济下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从下图可以看出,每当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来自银行贷款的增速出现明显下降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总能看准时机,通过降息和降准等一系列“组合拳”稳定银行贷款,使金融始终对实体经济保持充分的支持,同时也为其他各项改革措施创造了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来自国内贷款的比例(1997~2002)

  3.住房制度改革,打开了居民住房需求的大门

  (1)开展住房制度改革,发展房地产市场

  早在1996年7月1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


网友评论:

北京赛车 info.34fa.com 联系QQ:999777728838 网站地图 百度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8 秦皇岛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Jkjyz

Top